一个小假期,刘若英导演的《后来的我们》像坐了趟过山车。预售破亿创纪录,首映日却爆出退票风波。

作为观众,我多少有点无奈。陪伴了很多、后走过整个青春的奶茶,配上前任、北漂的元素,本身就是一个卖座套餐。非要加上不漂亮的商业运作,反而很倒胃口。

我在首映日临时兴起买了票,上海影城场次的最后一个位子第二排右数第二个。等我到了电影院,看到最右边的位子坐着一个胖胖的男生。

那一刻,我突然觉得很温暖。这样的夜里,有很多人跟我一样在怀念过去的我们。

影片里确实有很多尴尬的台词,但它又如奶茶的每首歌一样,给我们这些自以为已经长大了的男生女生,又做了一次爱的教育。

看完电影,我想,有的人,命中注定就会错过。就算再来一百遍,结果也还是一样。这或许就是爱情最真实的样子吧。

他能为你上九天揽月,下五洋捉鳖?

我有一个男性朋友,他也在首映当晚就看了电影。出电影院后,他发了朋友圈:后来的我们,不会好好说话了。矫情。

说是吐槽,其实那条朋友圈,他更希望他的前任看到。他们当年一起听奶茶,她最喜欢唱的歌曲是《后来》。后来,她成为了别人的妻子,他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告诉着她,他没有忘记她。

电影讲述了周冬雨和井柏然从好友成为恋人又成为陌生人的故事。后来,阔别已久的两个人在飞机上相遇,飞机因故取消,二人共度了一晚。他们回忆过去,试图搞清楚一个问题:当年的我们,到底为什么错过了彼此?

周冬雨十几岁就成了北漂。井柏然大学考到北京,毕业后想挣些钱衣锦还乡。两个北漂的老乡成了好友。周冬雨每开始一段新恋情,都会欢欢喜喜地告诉井柏然,这个有户口,这个有房。他总问她一个问题:他能为你,上九天揽月,下五洋捉鳖吗?

井柏然创业失败,在地下通道卖盗版碟被抓进了局子。在他最低谷的时候,两人相爱了。

虽然住在一间平米不到、毫无隔音可言的房间里,但他们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。两人一起捡废弃的沙发,搬回家当成宝贝;在深夜阔气地打了一次出租车,吹着北京的风。

我们最想念的,往往也是那个陪你走过苦日子的人。

我的那个男性朋友,和前任在留学时相识。两人同在美国的一个小村儿里相依为命。他懒散,所以她做了作业给他抄。他也偶尔勤快,坐一个小时公交车去中国超市给她买火锅底料。

他们肩并肩度过了整个大学时光,却在回国半年后就分手了。

当年我就不该回来,我朋友曾这么说。

大城市考验着爱情

上映第天,《后来的我们》票房已近亿。从《前任》到《后来的我们》,当下最卖座的情感题材已经不是爱情,而是失去的爱情。

城市的压力考验着每一对情侣。然而,当年还年轻的我们,还不够强大的我们,怎么经得起这样的考验呢。

井柏然的事业停滞不前,他打肿脸充胖子回到老家,发现朋友们都过得比自己好。曾经心高气傲,出了校园后迷茫、失落的青年,站在食物链的最底端发现看不到未来。

周冬雨安慰井柏然说,她已经放弃了对户口和房子追求,而这话到了他的耳朵里变得格外刺耳。他歇斯底里:你是觉得我做不到吗?

他愈加地想证明自己,就愈加地暴躁,直至开始冷暴力,周冬雨提出分手。

我朋友阿怪看完电影,难受地说:为什么男人总是认定女人离开他就是因为他穷?

阿怪曾交往过一个做音乐的男生,男生住在她家,吃她的用她的,最后甩了她,留下一句:我知道,你嫌我穷。

年轻的我们总是把社会压力转嫁到爱情上。那时的你,并不知道对方到底想要的是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

在周冬雨和井柏然年后相遇时,井柏然问周冬雨:如果当时你没走,后来的我们会不会不一样?如果当时足够有钱,我们住进一个有大沙发的大房子,会不会不一样?

不会。

周冬雨说:我当时跟你分开不是因为咱们没有房子,我要的是一个家。

命中注定,我会错过更好的你

我总觉得,两个人的错过往往都是命中注定的。除了社会现实对爱情的撕裂,爱情本身的易碎也使得错过往往才是必然。

电影中,周冬雨对感情的不安全感让我熟悉。从两人刚在一起,她就常说:希望时间停在这儿就好了。

她的爱情观很有忧患意识:我从跟你在一起的第一天,就准备好也许有一天会失去你。

我一直害怕,也同时着迷于感情的无迹可寻。爱情,无论是富贵的、贫穷的、忠贞的、隐秘的、柏拉图式的、肉体为基础的,都有走下去的,也都有走散的。

很多时候,我们注定只能陪对方走过奋斗的日子,但却不会见到更好的你。

整场电影我都没有哭,到最后的彩蛋却湿了眼眶。菜单里,二十几个路人隔空向自己的忘不掉的那个的举牌喊话。

欠你的旅行,我自己去了。我现在瘦了,你后悔了吗?对不起,我娶不到你。有种你回来。不论是在回头望还是在向前走,他们眼里都透露着拥有爱情的人才有的真诚。

能有一段永生难忘的感情已经是一件好幸运的事。

缘分这事儿,能不负对方就好

作为一个从小早恋的多情女子,我一直觉得,大部分人的一生不止会错过一个人。

我错过了很多好男孩,也有很多男人错过了我。

初中时,我以为自己会嫁给那个趁下课分钟跑去小卖部给我买好多鱼的男孩;高中时,我以为我可以跟那个在宿舍楼外放烟花的男生走下去;大学里,我爱我的男朋友爱到一起去纹情侣纹身,朋友们都说我疯了,我说我是活明白了。

其实,还是没有。

井柏然的父亲田壮壮给周冬雨写信说:缘分这事儿,能不负对方就好,不负此生,真的很难。

我深以为然的点头。如今对于爱情,我只有加倍的敬畏。

如果注定我错过了那么好的你,你也错过了那么好的我。那希望,我们回忆在一起的时光,对彼此都是感激。

此生我们会错过很多人,错过了前任,还可能会错过现任。但希望,我们至少学会对得起在一起的每一天。

我曾和主编妙多在酒后有过一段对话,我记了很久很久。

喝多了的我问:你还相信爱情吗?

喝多了的她答:相信啊。一秒钟的爱情,也是爱情。

我们不能奢望一辈子拥有爱情,但你永远拥有当下。

我不敢发誓一生一世爱你,但我保证,我在还爱你的时候,会很爱很爱你。

这样当某天回忆起来,至少我们不负彼此。

 

原文标题:《后来的我们,就算重来一百次,还是会分手》